当前位置: 首页 >> 矿山施工设备

华尔街门诊部第一百六十一章他乡遇故知营养

2021-01-12 1人读过

华尔街门诊部 第一百六十一章 他乡遇故知

第一百六十一章他乡遇故知

一个人过年,不仅仅是孤单,更是身边空空的,心里面确实各种情感的交相辉映,程位的父母已经回去了,但是程位尚且不能够回去,可以在床上说话了,更方面的功能都在慢慢的好起来。

“王医生啊,多亏了你啊,你为了我都没有回去过年,还有就是,要不是你的话,恐怕我这条命都回不来了!”程位躺在病床上对王子说道,王子整理着桌上的各种文件,今天是过年的日子了,家家户户都是灯火通明的,相反,平常热闹的华尔街这个时候就显得异常的冷清,这里的人多数都是外地的,住在这里的人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在这里安家的。

王子昨天已经买好了小酒小菜了,今天就在门诊部,和程位一起过个新年算了,反正过年吗,要的就是热闹,虽然只有两个人,虽然以前素不相识,但是现在认识了,那就是可以一起过年的人。

“我会去炒几个菜,然后过来之后就在这里弄个火锅,我们两个过个年!”王子对程位说着,然后准备离开。

“王医生,你不用管我啊,我自己吃吃就好了!”程位躺在病床上对王子喊道。

“你就好好的休息吧,现在你还是我的病人,所以我照顾你是应该的!”王子笑着准备离开,过年的时候难免心情也会好一点。

“王医生啊,真是不好意思啊,要怪就怪我的爸妈,今天就回去了,要是在的话,你就可以自己吃团年饭,不用管我了!”程位表情有点自怨自艾了,王子劝着程位千万不要这么想。

王子手中拿着一个红色的按钮递给了程位尽管只有六点:“这是一个警报器,我现在回到家里去准备饭菜,这里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直接的按这个警报器,我会用最快的速度赶来!”王子转身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关上了门。

王子站在门口,感受着华尔街过年的时候的凄凉和冷清,这里平日的人山人海车水马龙现在见不到任何的人影,公交车和出租车也在这个时候全部都停运了,偶尔有人从超市买了水果和没有买的东西,然后回到了家里去了。

王子看着右边,那个赵凯一直站岗的地方,现在赵凯都回去了,王子笑笑,是啊,过年啊。

王子在家里,弄着自己颇有些高兴的红烧肉,这红烧肉是王子自己学的一道菜,因为肥嫩多汁,王子对于红烧肉的喜爱那不是一般的,一顿吃下七八片红烧肉王子不在话下,其实小的时候王子从来不吃这些的,后来可能是打篮球输给了别人,从此就有了这个食量了,不断的长着自己的肉,后来才知道,那个时候王子是为了好好的锻炼自己的能力。

王子把手中的肉全部倒进锅里去了,那绵绵的肉块,嫩弹可破,王子做的红烧肉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的技术含量了,也确实是美滋美味的。

王子炒好了几个菜,然后就往门诊部走过去了,这个轻歌曼舞,都已经没有几个住户了,在这里买房子的都不一定是住在这里的人,住在这里的人多半都是租的房子,总之很多时候这里都是空无一人的,王子孤单的刷了一下门禁,然后走了进来,现在这里差不多就是王子的天下了。

面前是红绿灯,王子在街边等着。

行色匆匆,一个人穿着一身的皮夹克从王子的身边走过,王子瞥着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么冷的天气还有人能够穿着皮夹克应付,那也是蛮厉害的啊,王子不由得多看了两眼,王子手里面拎着的饭菜还在冒着热气,趁着这个功夫,快点过去弄个火锅,还是不错的了。

那人像是没有看清地上的东西,不知道怎么就滑了一下,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那人带着一个棒球帽,看不清脸,王子赶紧拎好自己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

“没事吧?”王子绕到前面看着这个人的脸,好像是摔倒了尾巴骨,这么一下还是有点力道的,想来应该是很疼了,那人尽然有些站不起来的感觉。

“来!”王子伸出了一只手,那人嘴里不断的龇牙,发出疼痛的声音。

那人伸出手的时候,王子迟疑了一下,这不是村长的儿子吗?那个大自己三岁的曹远航吗?

“曹远航?”王子稍微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是我啊,你是?”曹远航还没有看着王子的表情,这时候才看清。“是你啊,王子!”曹远航的表情突然就转换了,虽然这个时候还是有点疼痛的,脸上抽抽的肌肉还是看得出来一些端倪的。

“走,我的门诊部就在前面,你去坐坐,我给你看看伤到哪里了!”王子说着,就扶着曹远航慢慢的走过去了,正好现在是绿灯。

王子的门诊部里面还是暖和,不光是暖和,在市里面打工这么多年的曹远航还是人的一些好东西的,王子这里的摆设和一些设备曹远航都看得出来十点好东西,捂着屁股一点点的往前面走着。

“王子啊,你这两年混得不错啊,我常常在上看到你的消息,没想到这里这么好啊,你一个人也是自在啊!”曹远航笑着说道,左顾右盼。

“一般般吧,你坐下,我给你看看!”在检查室里面,曹远航配合的脱下了裤子,露出自己那黝黑的屁股,也不知道是干什么了,黑的可以反光了,王子左右的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有点点的挫伤,休息一下就好了。

“一起吃顿饭吧!”王子对曹远航说道,反正自己现在也准备弄火锅了。

曹远航摸摸自己的肚子,看着王子的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也就不客气的答应了。

“你一个人在这里过年?怎么没有回去啊?”曹远航缓缓的坐在了面前的沙发上。

“嘿!真舒服!”曹远航看着自己做着的沙发,不知道是哪里的东西,反正就是一个爽,自己的屁股坐在上面也不疼了。

“那是当然了,平时都是华尔街的大亨们坐的!”王子笑笑,自己的火锅已经弄好了。

“我上面有个病人,刚做了皮肤切除的手术,现在我给他送点吃的上去,你先吃,我马上上来!”王子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曹远航也跟着上去了,第一次看见王子这里的情况。

上面的陈列都是俨然一个相当完备的医学实验室一样,曹远航看得是十分的出神,自己在市里面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出息,没想到自己的同乡王子和杜康却这便集结诸神的力量么的厉害了,突然间有点脸上挂不住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曹远航,程位赶紧坐了起来,现在运动对于程位来说还是相当的难受的,曹远航赶紧前去阻止程位:“大哥啊,你这也是背时啊,你好好休息,我是王子的朋友,曹远航,幸会,新年好啊!”曹远航跟程位熟练的打了招呼,等到程位慢慢的自己吃东西了,王子才下来,报警器还是留在程位的手里。

一个火锅,几个小菜,王子和曹远航相对坐着,一瓶白酒摆了上来。

“干!”王子和曹远航一口闷。

“你怎么过年没有回去啊?”王子看着曹远航。

“唉,手里工作不怎么好,也没有挣到几个钱,回去干什么呢?”曹远航说道,有些无可奈何的感觉。

“你来市里面这么多年了,都在干什么啊?”王子看着他。

曹远航叹了一口气,像是无数的心酸都在这口气里面,然后看着王子,用着那种特别可怜的眼神:“你也知道,我没有怎么读书,现在也就没有什么很好的前路去走了,你说吧,我什么没干过?电焊、木匠、水泥、建筑……反正能干的杂活我都干过了!”曹远航慢慢的道出了自己的心酸。

王子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曹远航,人嘛,都是有自己的路要走的,王子也不知道说什么,诸如什么努力啊,坚持啊,之类的话王子说不出口,现在都是些现实的人,能够实实在在的帮助挣到钱的,那才是正儿八经的工作,不然有什么意义呢?

曹远航倒是看着王子,脑海里计划着什么。

王子看着曹远航的如此眼神,作为自己的同乡,有点尴尬了。

“王子啊,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带着你和杜康一起玩啊?那时候你们两都是跟着我混的啊!”曹远航笑着,回忆起了那段岁月,王子跟着一起聊起来了,那个时候真的是天真浪漫美好,不像现在,自己已经和杜康背道而驰了。

“你现在和杜康还有往来吗?”曹远航看着王子。

“嗯……有!”王子点了点头,一个浅笑盖过了王子想说的话。

“那真是好啊,我听说啊,杜康在一家公司里面做的很好啊,公司还是汤子贤,那个汤氏建筑的公子哥的!”曹远航说着,一个在城市里面辛苦对于海南商业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仅最后三个月的工作人,羡慕着杜康的那种生活。

“喝酒,喝酒!”王子打断了对话。

“来,干!”

过年对于王子来说,就是找到一些自己童年时期的人,闹闹磕,这一年的冬天没有什么雪花,只有零下几度的温度,华尔街的有些路面上都结了冰,还有没回去的环卫工人们在另一母婴站宝宝树则在近年来曾经做过多种尝试。它曾经试验过线下的早教中心、个性化定制资讯、社区广告等门口扫雪。

王子看着他们,心里有些暖暖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时间的人性,还是好的多啊。

曹远航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广州盆腔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南京阳痿治疗费用
荆州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