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制药设备

劫修传第章穷寇追不及营养

2021-01-12 1人读过

劫修传 242.第233章 穷寇追不及

惊呼之人正是紫阳上人。

原承天与刘冲霄大打出手,自然早将紫阳上人惊动,只是像刘冲霄这种级别的对手,紫阳上人哪里敢出头,而此战一波三折,更是令紫阳上人胆战心惊。

好最新一期政府公报中的文件再次提及PM2.5不容易等到刘冲霄被原承天击败,紫阳上人暗道:“我受原道友大恩,虽然无以为报,而若是一直龟缩不出,那也太成话了。而刘冲霄已败,其余二人虽然也算强手,可……此时再不出,未免让原道友小看了。“

正思及此,却见金姓鬼修与灰衣老者分别逃遁,其中灰衣老者所逃的方向正是冲着自己的隐身之处。

这灰衣老者在刚才的斗法之中,几乎毫无亮点可言,正所谓君子可欺之已方,既然是三人中最弱的一个,紫阳上人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

不过他刚才因一直心情紧张,却没怎么看清对方的修为,这灰衣老者在原承天面前虽是至弱一环,却好歹也是七级修士了。

紫阳上人不及细想,将身体一晃而出,手中持定玄剑,大叫道:“原道友,我来助你……”

灰衣老者见有人拦阻,虽是吃惊,但当此性命交关之际,只能拼命一战,以杀出一条血路来。

他的骨鹰虽被白蛇所伤,好在仍有一战之力,手中法诀掐定,骨鹰立时向紫阳上人飞去。

紫阳上人生平战斗屈指可数,一生之中也未免能交手一回,而紫日大陆修士相遇斗法,也大多以爱惜物力材料为先,一觉得形势不对,立时就要逃之夭夭。

是以真要算起来,前段时间在百仙阵中,算是紫阳上人生平最激烈的几次战斗了。

而紫日大陆修士斗法,何曾见过有人动用骨鹰这种古怪灵兽?

见骨鹰飞来,紫阳上人立时觉得头皮发麻,他心中的第一个念头固然是想逃之大吉,可那骨鹰的速度快如闪电,哪里能逃得及,更麻烦的是,他体内真玄也不知怎的就不听运用,是以他只能持剑而立,呆呆的瞧着骨鹰。

他知道这样下去,定是糟糕之极,心中不免一慌,忍不住叫出声来:“啊……”其声之惨,倒像是受了沉重的一击。

原承天见紫阳上人出现,也是暗暗摇头,眼见骨鹰向紫阳上人掠去,原承天忙将三真诀急急打出,以解紫阳上人之厄。

骨鹰速度再快,怎及得三真之诀,却见三真诀后发先至,其三道光芒分击骨鹰全身,骨鹰哪里能逃得了这三真诀光射之劫,身体立时被击成三截,坠落到地面上。

这骨鹰原本就被白蛇的风雷之击伤了根基,再被这三真诀一击,自然骨分身裂。

灰衣老者失了骨鹰,虽是好生心痛,但此刻逃命要紧,也只能不管不顾的向前逃去。

见骨鹰被原承天击落,而骨鹰的主人却又匆忙而逃,紫阳上人总算缓过劲来,他想起手中尚有定玄剑没有祭出,此时不祭,更待何时。

“看我法宝!“紫阳上人一声断喝日本GDP连涨三季政府或上调经济评估,便将定玄剑祭起,此刻他知道有原承天随时可援,自然心清目明,杀机无限,手指翻飞处,已将定玄剑上的法诀启动。

定玄剑上原本就刻有无数符纹,这些符纹都是原承天亲手铭刻,在紫阳上人的眼中,可谓威力无穷。而符纹一经启动,剑上便有青光万道,直射前方逃窜的灰衣老者。

只要这些青光有一束射在灰衣老者的身上,虽不能像三真诀那般的威能,可总能令灰衣老者不敢小瞧了这乱云谷的真正主人。

可惜紫阳上人出手虽快,却怎及待灰衣老者的遁速,定玄剑上的万道青光,百道法诀,竟然是远远的落在灰衣老者的身后,再也伤他不着。

此事不免成为紫阳上人终身之憾,他日后谈起此事,常道:“若想下手,便要快,便要狠,否则纵并承诺提供所有需要的委托书等证件。但这一提议遭到欧米茄上海总部拒绝敌逃窜,终身郁郁。“

见紫阳上人见手落空,刘三胖笑嘻嘻凑将过来,道:“上人,你既伤他不着,便来瞧瞧我的手段。“

紫阳上人没好气道:“你伤他是你的本事,与在下有何关系。“

刘三胖道:“话可不能这般说,在下这尊破界神炮虽是威力无穷,可这灰衣老者逃得远了,我却怕打不准他,在下是想恳请你遁上高空,替他瞧准了他,好将方向告诉我。“

紫阳上人寻思,“此战我寸功未立,身为乱云谷的真正主人,岂不是贻笑大方?胖子这神炮若能克敌,我总有几分功劳,若是此炮打他不着,却也和我没多大关系。“

想来想去,自己怎么都是不会吃亏的,于是欣然应了下来,将身遁上高空,极目向灰衣老者的遁逃方向望去。

原承天对刘三胖架炮击敌也颇感兴趣,金姓修士虽是分路逃遁,他却无心追出,只因若此时刘三胖的破界神炮真的有破界之能,那么无论金姓修士逃至多远,这大炮都应该能将他击中。

而原承天此次能否顺利进入冥界,也和破界神炮的威能系系相关。

此时猎风已然回来,将刘冲霄的物藏送上,原承天略瞧了一眼,见所要的物事宛然安在,心中大喜。

此战的主要目的是除去刘冲霄,以及夺了他身上的法宝,至于其他诸修,倒也未必一定要赶尽杀绝,若是为了这些不相干的修士而多惹煞气,倒是划不来的。

刘三胖一阵忙碌,总算将破界神炮架定,他手持炮丸,对空中紫阳上人叫道:“快指出方位来。“

紫阳上人一直神情紧张,紧紧的盯着灰衣老者的背影,不敢有丝毫错失,见刘三胖动问,就急忙伸手向前一指,道:“便是这个方向,离我约有百里之遥。“

刘三胖忙较准大炮,奋力将炮丸推进,却听“轰“的一声传来,竟是山崩地裂之势,将空中的紫阳上人差点震落下来。

原承天听到大炮如此巨响,不由将眉头皱起,炮声越响,威能反而越小,这是破界神炮与众不同不处,是以此次炮击,虽是声势惊人,可其实并无破界之力,不过若只是用来击打灰衣老者。倒是绰绰有余了。

刘三胖这些日子虽得了三粒释道光珠,对破界妙道已是了然于胸,可此人毕竟慧根有限,虽知破界妙道,却难应用于神炮之上,总要原承天多番指点,却才有一悟之得,是以这些日子,于破界神炮的修行一事上,刘三胖实算不上顺利。

当然,若是以刘三胖本身的仙基慧根算来,他短短三月的所得,已抵得上他二三十年的自修之功了。

此时炮丸击出,其结果便已注定,再无更改,紫阳上人和刘三胖都是紧张之极,刘三胖更是跃到空中,与紫阳上人并肩朝炮击方向处观看。

忽听二人齐声欢叫,“打中了,果然打中了。“

原承天也替二人欢喜,刘三胖的炮术准头倒是不赖,可神炮精确与否,与能否破界毫无关系,原承天只是发愁,怎样才能尽快的使破界神炮真正具备破界之力。

虽是打中灰衣老者,可灰衣老者中炮的情形,却是瞧他不着,紫阳上人和刘三胖同时遁出,向灰衣老者落地处奔去。

原承天生怕二人再出意外,便向猎风示意。

猎风领命而出,肩扛柯修罗刀,紧紧的跟在二人的身后。紫阳上人刚才情急冲出,没窜多远就心中害怕,万一灰衣老者不死,如之奈何?此时见猎风跟来,心中方才大定。

他知道猎风是原承天的侍将,此人刚才竟将刘冲霄一刀两断,不免让人又惊又喜,喜的是刘冲霄终于被毙,惊的是如此花容月貌一骄俏女子,怎么却这般狠辣?天下男儿,怎不惊魂?

百里转瞬即到,而灰衣老者落地之处,也没超出乱云谷的范围。

猎风远远瞧见灰衣老者倒在地上,脑袋无巧不巧,被大炮轰得半点不剩,这灰衣老者亦是鬼修,此人的脑袋既然被轰,那也省了猎风的一番手脚。只是此人的阴魂却未必能被大炮打碎,现在应不知遁逃到何处了。

不过就算此人阴魂尚存,等他恢复原来修为,也不知要过多少年,如此一名无名小卒,实不必放在心上。

刘三胖与紫阳上人见到灰衣老者已死,自然兴高采烈,至于此人的阴魂可能遁逃一事,在这种开心的场合下又何必提起?

忽听“呼“的一声,一物从众人身边掠过,带起的劲风竟吹得三人身上的衣袍猎猎飞舞。

猎风持刀大喝道:“什么人,给我出来?“

空中传来吱吱的叫声,一个猴子的脑袋伸了出来,正是刚才弃刘冲霄而去的灵瞳骨猴。

猎风见此骨猴,心中便是一麻,她知道此猴的瞳光极是厉害,连主人绿城太不给申花面子了的铠甲也能扫下一片甲叶来,若是此猴现在出手,自己的玉骨晶骸不免要受到最严峻的考验。

骨猴阴冷的目光朝三人扫来,虽非杀人的瞳光,却足以令人遍体生寒,猎风向前走了一步,将刘三胖和刘冲霄挡在身后,口中喝道:“骨猴,你若知人言,便朝我来,我猎风倒想与你一斗。“

婴儿多大不胀气
南昌治疗盆腔炎多少钱
广州医院哪家治疗白癜风好